歡迎訪問山東省融資擔保企業協會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探索融資擔保機構可持續發展新動能

2017-12-07 17:21:58

閱讀人數: 65377

□ 胡蘭波


圖片8.png


近年來,經濟發展在新舊動能轉換、重質增效等因素的影響下,一些傳統企業經營困難,這令擔保機構面臨巨大挑戰,國內多家擔保機構陷入經營危機。如何主動適應經濟新常態,發揮融資擔保特別是政策性融資擔保應有的功能和作用,確保其良性、可持續發展是業界關注的問題。從深層次看,融資擔保行業在發展模式和自身機制的建設方面,仍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一、融資擔保機構亟待重塑發展模式

信用擔保從本質上講屬于金融中介服務,但鑒于擔保機構收費受限于政府定價、投資約束、銀擔合作處于劣勢、行業管理滯后、復合型人才匱乏以及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處于起步階段等諸多原因,其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受到嚴重制約。同時,作為社會信用管理和服務鏈條的重要環節,信用擔保市場空間巨大,做大做強融資擔保機構具有強大的現實需求。起步于20世紀末的我國融資擔保業,運營時間很短,其業務經營和發展模式尚未成熟。

需要擔保的客戶大多是銀行拋棄的“骨頭”,其經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風險較大,且缺乏有效的抵押資產。融資擔保機構收取擔保費的比率由政府定價,且上限是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50%,為支持地方經濟發展,一般擔保收費都在2%以下,但它們承擔了企業貸款風險的100%。事實上,銀行對擔保公司的風險容忍度為零,一旦客戶出現逾期要求擔保公司100%資金代償,擔保業務收益與風險極不對稱,導致擔保業模式可持續性發展出現重大缺陷。

根據調研,深圳、北京以及浙江等地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其擔保行業類別比較均衡,單戶擔保金額也在控制范圍內,有利于分散風險。據了解,很多運行穩健和發展良好的擔保機構,在保企業平均擔保額度主要集中在500萬~800萬元之間。而在實際工作中,許多地方政策性擔保機構為承擔扶持當地支柱和主導產業貸款企業的擔保業務,導致可能違背擔保風險控制意識,行業和單個企業風險過大,甚至可能出現部分違規擔保等現象。一旦一方出現問題,尤其對擔保額超過凈資產的企業來說,容易對擔保公司的財務有重大影響,甚至出現“多米諾骨牌效應”。

此外,因企業缺乏有效抵押資產、其余反擔保措施不足以覆蓋風險以及工業資產長期維持在低位,抵押資產變現能力差,原有企業抵押資產也嚴重貶值,都將造成擔保機構不良資產處置弱勢。特別是訴訟周期較長,執行難度較大,導致風險項目訴訟追償效果極不理想。


二、重塑發展模式,國信擔保的新嘗試

隨著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國內新經濟形勢錯綜復雜,新余國信擔保公司緊密圍繞推動項目建設和企業發展、培育壯大實體經濟的經營宗旨,按照安全性、流動性、收益性原則,堅持以融資擔保業務為核心主業,以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為立身之本,圍繞重塑發展模式做了幾點嘗試:

根據全市產業結構布局,針對光電信息輕資產、重產出的特點,新余國信擔保公司推出了信用證擔保、出口退稅質押等擔保方式,為一大批創新型企業提供了擔保服務;推出不動產、動產抵押,應收賬款、倉單、股權質押,個人信用、第三方擔保以及財務監管等對資產要求低的方式,增強企業融資能力,提高擔保覆蓋面。

在拓市場方面,遵循存量業務優化做、潛力業務突出做、優勢業務積極做、創新業務穩健做的原則。根據國務院《關于促進融資擔保行業加快發展的意見》(國發〔2015〕43號)文件精神,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以市政府重點扶持的鋼鐵、新能源、光電信息和裝備制造四大產業為核心,以實體經濟、“三農”、小微企業為主要對象,調整受保企業結構,有效擴大擔保的覆蓋面和受益面。

擔保企業信用評級體系是破解企業融資難抵押難和防患擔保風險的有力抓手。新余國信擔保公司制定了實施方案,從現場盡職調查、信用履約、財務管理、企業發展、償債能力、經營能力以及成長能力等7個模塊入手,制定了征信指標權重和評分標準,構建一套適應自身發展的擔保企業信用評級體系;按照確定的時間節點,抓好企業評級協議的簽訂、信用數據的采集和認證、信息數據導入、信用評級和平臺管理等配套服務。

按擔保貸款無風險解除責任的可能性,參照金融機構的劃分標準,新余國信擔保公司針對目前不同類型不同層次的客戶,將在保戶風險分為正常、關注、次級、可疑和損失五類,加強對這些客戶的差異化管理,通過“逐戶排隊,分類管理”,明確公司目前在保企業各屬于哪個類別,對號入座、有的放矢,為保后管理提供參考依據,做到“清理困難戶,盯死到期戶,關注運行戶,跟蹤重點戶”。根據客戶的不同類別,采取“重點支持、謹慎發展、維持現狀、逐步退出”四種措施,為更好地實施“有進有退、有保有壓”的擔保業務計劃。五級分類是評價在保項目風險狀況的一種方法,也是防范擔保資產經營風險的重要手段。

同時,新余國信擔保公司打算擺脫主營業務過度依賴銀行的被動局面,對符合國家、省和當地主導產業和發展方向的項目,遴選具有較高盈利水平和較大發展潛力的項目直接進行股權投資。同時利用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平臺、資金、信息和管理優勢,依托服務鏈,走集團化發展之路,拓展小額貸款、典當、還貸周轉、資產評估、會計代理以及資產監管等業務,增加收益來源,強化造血功能。


三、進一步支持融資性擔保機構業務轉型

“融資擔保”是金融服務鏈上重要一環。融資擔保業陷于困境,既有國家宏觀調控、產業結構調整,特別是大放急收的貨幣政策的影響;又有銀擔合作不對等、風險分擔機制缺失、擔保機構需要獨立承擔代償風險的因素;也有擔保公司自身管理失范,偏離主業、過度擔保、涉足高利貸等違規經營導致擔保鏈斷裂的問題。因此,破解擔保業的困局,需要政府、銀行、擔保機構、企業各方加強合作,多措并舉,聯手應對。

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破除制約擔保機構業務創新的因素。明確擔保機構的市場準入與退出、業務范圍與種類、擔保各方的權利義務、人員從業資格、財務及內控制度等要求;制定擔保行業人力資源、業務風險和財務會計等技術規范標準,提升融資擔保機構核心競爭力。積極推動融資擔保機構與金融機構之間的信息資源共享,讓融資擔保機構盡可能地獲取充分的信息資源。

建立政銀擔風險分擔機制。推動擔保機構擴大擔保范圍、創新擔保方式,按照不同對象、產品,實行差別化的政銀擔風險分擔比例。推動建立公平公正、可持續發展的銀擔商業合作模式。為防范擔保機構的經營風險,需要財政、工商、國土、公安、稅務、法院等各部門的通力配合。尤其是望盡快推動市、縣級財政反擔保和連帶責任的落實,以及公安、檢察、法院依法從快立案追償,以保證公司的正常經營和合法權益。

2010年有關部門制定的《融資性擔保公司管理暫行辦法》因無法設定行政強制措施和有效的行政處罰,監管部門缺乏對違規經營的融資擔保公司的有效處理手段,違法行為得不到應有制裁;審慎經營規則和風險控制要求已不能適應發展和監管需要。因此,建議按照國務院要求,盡快出臺《融資擔保公司管理條例》及相關業務配套制度。

不斷加強擔保從業人員的培訓工作,引進擔保行業培訓機構,為擔保機構的人才培訓、咨詢服務創造條件。組織擔保機構相互或外出學習、交流經驗,提升擔保機構經營水平、風險防控能力和服務水平。建議擔保業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積極創造條件,在我國或區域內有影響力的財經類大學設立擔保獨立學院、職業學院或專業,系統培養擔保專業人才。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2期)









聯系我們 會員服務 咨詢建議 友情鏈接

頁面版權所有   山東省融資擔保企業協會   魯   ICP   備    13019354號-1

辦公電話: 0531-67786 6350    傳真: 0531-6786 5350    郵箱:sdrdxh@126.com    地址:濟南市中區英雄山路127號

网上三分赛车犯法 江苏快三怎么玩稳赚 北京11选5价格是多少钱 bg视讯官方 宁夏11选5预测软件 新西兰快彩数据 九州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江西刮刮乐中大奖 首位女子网球冠军 七星彩走势图360 上海快3开奖直播今天 广东11选5过滤软件 六合彩61期开什么 菲律宾极速时时彩 有正规网上彩票平台吗 湖南幸运赛车冠军走势图 甘肃快3号码遗漏